半壶老酒半支烟半壶老酒半支烟  2021-12-10 22:52 每日新闻最新消息 隐藏边栏  26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李涯输给余则成一点都不冤:在军统青浦特训班,李涯学的是行动术,其教官应该是沈醉和金民杰(相当于任课老师),余则成学的是情报学,其教官就是原先的一大队二中队指导员(相当于班主任)吴敬(景)中,更为重要的是这位吴班主任,就是后来的军统(保密局)天津站站长。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斗勇,余则成干不过李涯,斗智,李涯不是余则成对手,这就叫术业有专攻。

余则成体力或许不如李涯,但也绝非泛泛之辈,他打入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不动声色地刺杀了军统叛徒李海丰,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连李士群丁默邨也毫无察觉。

沈醉、金民杰、吴敬(景,下文以敬代景)中都是军统特训班教官,在历史上也都确有其人:除了在特训班当教官,沈醉和金民杰还兼任老蒋的保镖,特训班结束,沈醉官至军统局本部总务处少将处长、保密局云南站站长、中将游击司令;吴敬中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同班同学蒋建丰(太子小蒋)的力保下,当了保密局天津站站长。

沈醉的回忆录《我的特务生涯》里有吴敬中,陈恭澍回忆录《英雄无名》中有李海丰,从这两本书中,我们都能看到余则成和李涯的影子,同时还能看到在电视剧《潜伏》和陈恭澍、沈醉回忆录中出现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原军统“上海区第四行动大队”副队长,叛变后任汪伪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第一处处长万里浪。

军统叛徒、电讯专家李海丰(又名李开峰)被军统特工制裁,在历史上也确有其事,“军统第一杀手陈恭澍”还把这件事写进了回忆录。

陈恭澍在回忆录中替许多叛变特工进行辩解,说他们都是奉戴笠之命打入敌人内部的无名英雄,却对万里浪恨之入骨:“这个十恶不赦的万里浪,站在那里张牙舞爪的便是他!”

军统四大杀手中的陈恭澍和王天木(《伪装者》中的毒蜂王天风)都被七十六号特工总部逮捕,就是被万里浪出卖的。

在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余则成遇到的最危险的对手就是万里浪,通过余则成与万里浪、李涯的斗智斗勇,我们发现了一件事:李涯斗不过余则成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无论是在76号特工总部,还是在保密局天津站,想打败余则成,只能用万里浪的办法,而这个办法,李涯显然没想到——即使想到了,也会投鼠忌器而不敢付诸实施。

李涯是怎么输给余则成的,这一点读者诸君都很清楚,笔者前一段时间也写过:李涯不懂玉座金佛原理,也不懂斯蒂庞克定律,更不会用手提箱给站长大人拎回七根金条和两沓美金——想在官场斗中获胜,没有一个过硬的靠山是不行的。

一根筋的李涯遇到八面玲珑的余则成,输掉性命是必然的结局,即使是在七十六号特工总部,化名劳文池的余则成,也是相当难对付,心狠手辣而又阴险狡诈的万里浪,也对他头痛不已。

万里浪之所以觉得沈醉很难对,是因为余则成在七十六号特种工总部的潜伏者身份,似乎也有很多人察觉,但却没人敢轻举妄动——这个代号为“蟹”的劳文池,身上也有一层坚硬的保护壳:周佛海丁默邨等人跟戴笠眉来眼去,余则成就是穿针引线的联系人。

余则成刺杀李海丰之后,万里浪就对他产生了怀疑,虽然同样投鼠忌器,但万里浪还是想出了终极解决办法:“这个人是有点鬼鬼祟祟的,这个人背景复杂,不要抓,也不要审,审多了会审出麻烦来的——李海丰是怎么死的,就让他怎么消失吧!”

万里浪对下属的指示很明确:劳文池(余则成)是军统特工,这一点确切无疑,但他上面有人,咱们抓了也白费劲,所以这个人不能抓,只能杀,不会有人为了一个死去的“蟹”而对咱们展开报复,但是留着他,却是后患无穷。

万里浪也是个行动派,那个向他汇报的特务也是说干就干,直接在街头对余则成展开了刺杀,而且击倒之后,还在致命部位补了一枪。

余则成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击杀”于街头,万里浪并没有受到任何处分,而军统却失去了楔入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一颗钉子——万里浪的做法简单粗暴,但却最行之有效。

余则成遇刺,对军统的打击,同样是致命的:重要情报送不出来,策反工作难以顺利进行,戴笠跟日伪做买卖,少了一个可以信赖的联络人,于公于私,戴笠都吃了大亏。

抗战胜利后,万里浪和丁默邨都被抓起来执行了枪决,戴笠能请丁默邨喝酒,也肯放周佛海一条生路,但是对万里浪却是必欲除之而后快——军统四大杀手,两个折在万里浪手里,戴笠不杀他,就不配称作“杀人王”了。

万里浪用只杀不抓的简单办法,拔除了军统潜伏在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蟹”,从特战角度来看,应该算是成功的,如果李涯采用万里浪的办法,也派小特务或亲自出手将余则成狙杀,结果又会怎样呢?站长吴敬中会不会追查到底,会不会为了一个死去的余则成而枪毙还有用处的李涯?这些问题,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的分析中找答案。

余则成并不是只会替吴敬中捞钱,他还能给毛人凤脸上增光添彩。余则成抓获中统(已改名党通局)巨蠹季伟民,替毛人凤出了一口恶气:“保密局需要一百个余则成!”

在毛人凤看来,能让党通局灰头土脸,比抓一百个峨眉峰还让人高兴,于是少校机要室主任,就成了中校副站长,而在延安出生入死的李涯,晋升上校的报告被余则成做了一点手脚,就成了一纸空文。

让毛人凤高兴,就是吴敬中的最大成就和愿望,而李涯干活越多出错越大,毛人凤不高兴,吴敬中就挨训——即使仅从天建站“业绩”一方面来说,余则成的“贡献”也比李涯大。

从公事公办的角度来看,余则成比李涯更出色,而从私交和私人角度来看,一百个李涯也赶不上余则成:李涯除了伸手要经费外,没有给吴敬中带来一滴油水,而余则成不但一见面就送了夜明珠、抓季伟民为吴敬中截留了一尺高的玉座金佛,李涯挨揍,余则成也能见缝插针,为吴敬中捞了一辆陈纳德坐的斯蒂庞克轿车。

从这两方面看,不管余则成的嫌疑有多大,吴敬中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涯即使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吴敬中也会想办法将事情抹平——李涯抓余则成、审余则成,都只能是徒劳无功,还不如抓住机会,将余则成一枪了结。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如果李涯采用万里浪的方式,对余则成既不抓也不审,而是直接杀,这样先斩后奏的做法,吴敬中是会大发雷霆将李涯法办,还是继续装猫头鹰,甚至将唯一睁开的眼睛也闭上?

新秩序刽子手:我感觉主要是因为主角光环[嘻嘻][嘻嘻]

xotyk:首先,这并不是什么主角光环。为什么我看很多剧,主角像开了挂一样就是不死呢。假如上战场有100万个人,不管战争有多残酷,总是会有那么一两个活下来吧。这活下来的人讲述战争的过程,自然是以自己的视角,他能活下来,自然没死。所以,所谓的主角光环不过众多奔赴前线的人中的幸运儿罢了。其次,吴敬中是真的喜欢余则成。从余则成因为徐宝凤而被抓,吴敬中说,有什么事你和我谈还有转环的余地,和李涯对峙就没余地了。再到让李涯留下来潜伏,带余则成去湾湾做生意就能看出来。

池代芹38:原因:和华强拼你有这个实力吗?

烟云锁中州:其实也没有真正扎实的证据!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