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壹点齐鲁壹点  2021-10-13 03:56 每日新闻最新消息 隐藏边栏  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田佳玉 通讯员 李钟芸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这是居住在荣成市荫子镇后荫子夼村的市供销系统离休干部孙传厚最爱唱的一首歌;在他珍藏的27军颁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立功证明书”中,照片与众不同,是站在国旗下侧身而立的半身照!

这是1951年夏季的一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7军政治部一位同志,把他叫山洞的外面,在两树之间挂起一面国旗,给他拍了这张照片,说是发军功证用的。

就是这张诞生于抗美援朝硝烟弥漫战场上的照片,留下了他英俊潇洒的人生风采,承载着他参与“立国之战”的烽火经历‍。

冒酷寒:首战长津湖

1950年10月,当年24岁的孙传厚随中国人民志愿军27军奔赴朝鲜,这位1947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又随后入伍的荣成兵,在军实科负责军需保障工作,同所有的干部战士一样,入朝即投入第二次战役。

二次战役中,27军担负的任务是与20军一起围歼美陆战1师和美7师。陆战1师是公认的美军精锐,也是支能打硬仗的部队。与美军的优势火力和装备相比,志愿军的火力不仅弱,而且缺乏御寒装备。

朝鲜山高沟深,天寒地冻,行走艰难。全军的辎重军需全是由全军5万将士肩扛人抬,搬到阵地的。那时,长津湖地区的温度已降到零下40度。战士没有被褥,每人只有一件棉大衣。为了抵御寒冷,两人一组合伙抱团御寒。一件大衣铺在地下,一件盖在身上。为了保护脚,两人是掉头睡的,相互把两只脚伸到对方的腋下,相互抱着腿睡一会儿。睡的时候,有专人站岗,两小时必须被人叫醒,否则人睡过去,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没有粮食,有时会一连几天没有东西吃。能搞到的只是从朝鲜当地的土豆。怕美国飞机来轰炸,只得遮光挡烟把土豆煮熟。土豆煮熟了,放在那里一会儿就冻了,发到战士手里,已经成了冰块子了,战士吃的时候,要用枪托打碎,或者夹在腋下暖化,才啃得动,咽得下。

战斗还没打响我军就出现了大量的减员,不少志愿军战士冻伤了。但为了抓住战机,我军队奋勇出击,争夺各个制高点。志愿军穿着与雪地同色的棉衣与白色披风,利用暗夜从四面八方扑向美军。27军在新兴里之战歼灭了美军31团,击毙了敌团长,缴获敌团旗,大振军威。‍

寄深情:两只小苹果

五次战役第二次阶段阻击战时,孙传厚驻防在杨德县一个叫内洞的小山村。那里山多山高,铁路公路的隧道也很多,隧道也是我军临时防空洞。自恃拥有强大的制空权,美军实施了残酷的绞杀战,不分昼夜轰炸志愿军的运输线。

有一天晚上,美国五架B-25飞机组成一队,气势汹汹地轰炸不停。敌机第一次轰炸了我高射炮连阵地,第二次轰炸埋伏在山沟里的部队,第三次冲着孙传厚所在的山洞。听到敌机的轰鸣声,桥头籍战友老夏,拖起孙传厚和另外一位战士,就向洞外冲出去,狂奔到山顶。敌机轰炸声震耳欲聋,烟火弥漫呛得人喘不过气来。‍

飞机飞走了,他们三人回到了原来的山洞,血肉横飞的场面,惨不忍睹。事后统计,敌机在阵地上留下了800多个弹坑。炮火不断,居无定所。孙传厚一个人,饿了吃口炒面,渴了喝口凉水。白天筹粮,晚上分粮,最后累得病倒了,患上了严重哮喘病。“那时我们都是把脑袋是别在裤腰带上的,谁也不敢保自己能活到天亮”,孙传厚这样回想。

他为此写下请调报告,要求调人替换。报告被通讯员带到后勤部。通讯员捎来了邢科长的亲笔信。“老孙同志:您的请求很有道理,我们知道您很辛苦,我把情况向部长汇报了,领导很同情你的处境。但是,我们实在是抽不出人手,还得辛苦你坚守工作岗位。没有什么好的东西犒劳你,部长捎来两个苹果,表示对您的犒劳!”70多年过去,老孙对那封信记忆犹新。

看着信,攥着那两只苹果,孙传厚放声大哭。他被领导的关怀和信任所感动,他为自己的请调而后悔。他下定了决心,就是死也要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

行千里:单骑送急件

抗美援朝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后期,“联合国军”集中兵力,实施全线反扑,企图向北推进。中朝人民军队联合起来强有力地阻击敌人。

敌我双方交织,包围反包围拉锯,是这一阶段的特点。我军对敌迂回作战,部队兵力调动频繁。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兵站工作的难度更大了。部队走到哪里兵站的物质就要流动到哪里。部队向后撤退时,物资也要向后方运输,实在运输不急,就得就地销毁,不能落入敌手。

是时,27军一部驻防在金城一带。接到大踏步向北转移的命令后,在千里之外的兵站,还不断向这边运输物资。通讯中断了,须要专人兵站报告。任务就落到了孙传厚的身上。‍

后勤部军实科长写好了“兵站物资封存,原地待命”命令,把信交给他说:“老孙啊,军令责任大于天,兵贵神速,速去早回啊!”

接到命令,孙传厚心中茫然,就自己一个人,要在异国他乡把这信送到千里以外的兵站,还真是有点犯憷。

但他毫不犹豫地挎上短枪,怀揣信件出发了。他搭上了我军北去的运输的汽车,奔赴目的地。一路上美国的飞机不停地轰炸,他乘坐的汽车也炸坏了,司机也牺牲了,他只得含泪,另搭汽车继续前进。

一路上,孙传厚几经倒车历经两天一宿,终于把军后勤部的信件交到兵站,完成了任务。

然后,他就搭车返回南行,几经周折到达后勤部原来驻地。下了汽车,继续前行。这是个黑夜,突然,三股探照灯的强光横扫过来,大地如同白昼,紧接着机枪如雨点一般扫射过来,孙传厚扫撒腿就跑。原来,我军早已撤退,这里成了敌占区,他撞到敌人怀里了。

经历千辛万苦,孙传厚终于找到了军后勤部,首长对他圆满完成了任务十分满意,表扬了他的机智勇敢和对党的赤胆忠心。

乡音亲:战场遇乡邻‍

如今,孙传厚还保存着当年的军功章、立功证明和任命书等。抗美援朝战争中,他荣立两次三等功。其中,1952年8月立三等功事迹栏记载:“工作积极,完成任务圆满,与内外团结良好。在阻击战与战备整训中获有良好成绩。”

在朝鲜的日子里,孙传厚还通过乡音“遇到”了本村的乡亲。那次,他在电话中听到了接线员浓浓的荣成口音,便打听来自何村,意想不到的是,接线员竟是同村的一位女兵。战场遇乡亲,至今,这个佳话还在后荫子夼村流传。

1963年,孙传厚转业后荣成,1981年12月退休(1983年改为离休)。他退而不休,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离退休干部。‍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