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新潮南京大学新潮  2021-09-15 05:16 每日新闻最新消息 隐藏边栏  2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有的人经常会问我一个问题,同学,你们新疆人是不是特别会烤烤肉。我很懵,你让我怎么回答。烤肉嘛,肉串扦子上放烤架上,两面不停翻转就行了,多么简单的事情。自信点,你们汉族人也可以的……我以前也觉得,少数民族和汉民族不一样,但后来我发现,人类傻_起来都一个样……

随着2017年2月10日晚8:00新一期《奇葩大会》节目的上线,这个自称“普普通通的维吾尔族女大学生”凭借对“刻板印象”的吐槽,一下子“火”了。她从上万封报名信、数个月的不间断面试与遴选中脱颖而出,拿到第四季《奇葩说》“入场券”,成为一名新晋“奇葩”。节目中,她是被看好的“下一个新疆之光”;节目外,她是大家公认的“颜值”“言值”双高的女神。这次大会后,她开始被互联网上大面积的关注包围,微博粉丝数从千向万转变,开始尝到“红”的滋味。

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大红”的时刻,却早已不是第一次站在舞台上享受被灯光打亮,被掌声和叫好声淹没的瞬间。

自认为是一名十级“话痨”的麦孜燕,从小话很少,但是在公众面前会萌生一种想要表达自己的欲望。她一直以来都对“主持”情有独钟,喜欢在舞台上展现自己。有事没事会给自己排一出“大戏”,拉着爸妈当观众,自编自演自跳自唱。家里的电视常年放着《曲苑杂坛》,偶尔也会有妈妈喜欢听的欧美音乐。浸泡在这种百花齐放“艺术氛围”里的小麦,汲取着营养,恣意成长。

初中时参加过一次妇女节主题的演讲,麦孜燕讲述的是身边女性的美好力量。后来演讲的录音被拿到女监播放,很多人在听到麦孜燕的演讲时泣不成声。这使她第一次感受到,表达不仅仅是一种展现自己的方式,还有一种感染他人的力量。现在回想起来,她觉得这是一个转折点,从此之后私下里变得爱讲话、爱说个不停起来,对“主持”的喜欢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进入大学的她,心底的天性被召唤出来。放着安安静静的美少女不做, 头也不回地向着“癫痫发作”的“女疯子”方向直奔而去。社团活动、迎新话剧、“十佳校园主持人冠军”、新生开学典礼……一路疯成“校园(不知道第几线)红人”, 疯出“麦式”真我风采。

在校内已经小有名气的她,接下来既偶然又必然的与几档节目《一站到底》、《奇葩说》不期而遇。高“镜头曝光率”buff加持下,麦孜燕的人生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不同于同龄人的经历,为她赢来了鲜花和掌声,也为她带来了不为人知的压力。

《一站到底》:一个凑人数的故事

当时《一站到底》的节目组来南大挑选答题选手,参加的人数不多,负责接待节目组的同学把正在大活排练活动的麦孜燕拉过去撑场凑数。意外的是,她欢脱幽默的性格被节目组一眼相中。她还在为自己没有太多“文化”而担心犹豫时,一听说参加节目有奖金,立马同意了!

那是她第一次上节目,聚光灯下,她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抛梗接梗不在话下,各种“high”、各种“疯”,主持人和选手都有点“hold”不住。节目播出后,评论两极化,有些人认为“她综艺感十足,天生属于舞台”、“很机灵,放得开”,还有人认为“太作了”、“就是想红吧”、“用力过猛”……

评价起《一站到底》节目上的表现,麦孜燕坦言“度”没把控好。上节目一开始她也想过是否呈现一个端庄、智慧的高校女生形象会更好,但综艺往往会对人设和节目效果有要求。节目组希望她能放开去“疯”,去给观众带来一种“惊喜和意外”,她照做了,但作为一个第一次登上舞台的素人,她不晓得这个“度”在哪里,一不小心就过头了,忽略了答题而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了展示自我上,她对自己的表现很不满意。

对她来说,这次上节目,收获的“关注度”是其次的,难得的经历和体验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一站到底》,她知道了一个节目是如何录制的、节目团队付出了多少心血、如何进角色会快一点等等。同时,她因为亲身参与而明白了一档节目制作背后的辛苦和不易,因此,也不会再“轻易地去评价”任何一档节目,这些都是她以后参加节目不可多得的宝贵经验。

《奇葩说》:一份有点“沉”的荣誉

《一站到底》节目之后,麦孜燕消失了一段时间,再次出现在大家视野里,是凭借《奇葩说》这个节目,这又是另外一个凑人数的故事,当然这并不是重点。当众人为她能有机会登上《奇葩说》的舞台而艳羡称道时,也许只有她自己清楚,这是一份花费了多大力气才敢直面的“答卷”,用了多长时间缓冲才敢接受的“殊荣”。

与《奇葩大会》上每个人彰显个性、恣意发挥的“脱口秀”演说方式不同,《奇葩说》是一个观点、逻辑、经历多种元素碰撞的地方,是一个据理力争、争锋相对的辩论战场。凭借“刻板印象”实力圈粉的麦孜燕进入辩论环节,短板开始显露出来,而她自己也从来不避讳这一点,“我是一个不怎么会辩论的人,不喜欢站队,不喜欢说服他人,不喜欢和别人争锋相对。”节目越到后面,非议的声音越多,不断有人说她逻辑差观点弱表演用力过度,作为一个站在“大舞台”上的素人、一个籍籍无名的“新奇葩”,她珍视这个舞台,她渴望表现完美,她期盼被人喜爱,然而,一切就好像握在手中的沙,越用力反而流失的更快!

“这女生也太做作了吧!”

“讲成这样也能进决赛,黑幕吧!”

“完全听不到她讲话的逻辑点在哪?”

“长得可以,动不动就哭,辩论水平太差了!”

……

成名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有喜欢你的人自然也会有讨厌你的人。质疑声,批评声的到来,并不能打击到她,真正使她崩溃的是,即使努力去学也会被全盘否定,只剩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观众的评论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当我抛梗讲段子的时候他们希望我讲逻辑,当我讲逻辑的时候他们会觉得没有段子不搞笑没意思,当我在记笔记时,他们会觉得我在愣神无视他人讲话”,“做什么粉丝都不喜欢,做什么都有人围攻,所有的评论几乎都是谩骂,我越来越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努力,越到后面越不想录节目了!”

“我只是一个20岁的小姑娘,没有太多坎坷曲折的人生经历,也没有太多深奥难懂的大道理。” 站在大舞台上的她,战战兢兢地朝着观众希望的方向去努力,结果却越行越远,越来越不像自己。

“该不该送父母去养老院?”那一期辩论中,她遵循了粉丝的想法注重讲逻辑,上来就提“养老体系”,结果并不理想。“整个《奇葩说》的录制我几乎都是听粉丝的评价录下来的,我感觉那不是我,直到现在,除了我以外的《奇葩说》我全看过,有我的,我从来不看,除了一些朋友发给我的cut。”

就像她讲的:“我成名的作品却是我最不满意的作品。”从《奇葩大会》首秀被大家称赞关注,到后面辩论时被负面评价包围,麦孜燕的名字和“奇葩说”三个字紧紧捆绑在一起。大家会觉得她很幸运、她红了、她火了,只有她自己了解“奇葩说”三字背起来有多沉!

“刻板印象”那篇稿子从5000字缩到1000多字来来回回改,主题换了一遍又一遍,第一次录制完后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一切要推翻重来,连夜改稿第二天重新录制,紧接着第三天第一个上去打辩论;第四季《奇葩说》录制的那段时间,麦孜燕正在意大利交换学习,下了飞机,来不及倒时差就要一头扎进工作里;头脑风暴的过程异常艰苦,不停地追随热点、改稿子,压榨脑细胞;录制的过程又疲又累,不论“四位导师”还是奇葩们,一录录到深夜;最无力的时刻是看到网上各种各样评价时……《奇葩说》的工作过程是“痛苦”的,但是过程中的那些经历、那些朋友让她很快乐。

平时只能在微博上看到的网红、大咖、嘉宾,她在现实生活中统统见到了。采访时,坐在我们对面的她,谈起明星时满脸都是小女生见到偶像时的那种欣喜:“我可是被何炅加油打气、马东指点迷津、高晓松夸奖、罗振宇肯定的女生喔!”边点头边陷入“回忆杀”里,黄执中、胡渐彪会像“兄长”一样开导和指引她,姜思达会冒出各种闪着金光的点子,肖骁会在想论点时妖娆地走来走去,马薇薇会说各种可爱到爆炸的话,范湉湉会在化妆间大声咆哮,欧阳超会在过道里安静的背稿……

《一起说奥运》:人生转折的十字路口

虽然有很多美好的瞬间、难忘的记忆在,但是一提到《奇葩说》,她首先想到的还是压力,是观众的评价,是自己不好的表现。《奇葩说》之后,有很多节目资源找过她,但她犹豫了。以前说上节目毫不犹豫就去了,现在她开始担心自己表现不好,开始害怕自己能力不够。

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大三的她来到北京实习,从网综中走出来自带“搞笑”色彩的她进入了传统媒体央视,在少儿频道新媒体当起了一名编辑。没有了《奇葩说》的紧张慌乱,每天看看文章,写写字,偶尔做出几篇超高点击量的推送,好像也挺不错。

在央视实习快要结束之际,一次巧合,麦孜燕被体育频道的编导邀请去参加《一起说奥运》。这是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年底主办的一个真人秀主持人比赛,在一群热爱体育事业、精通体育知识的青年中层层选拔。从小就对奥运、对主持感兴趣的麦孜燕以一个体育小白的身份参加了比赛,她清楚自己体育知识的底子有多差,也知道这个比赛汇集的都是高手,但她还是来了。“一开始大家对我有《奇葩说》这个印象很正常,带这个标签也很正常,但我希望能通过我的能力来改变它。”就像她在《奇葩说》中说过的,刻板印象固然存在,但你可以通过表现自己去改变它。《一起说奥运》是一场挑战,但也是一次契机,她希望把自己的更多面展现给大家。

比赛是残酷的,由于赛事规则、项目术语等体育专业知识的的缺乏,麦孜燕一度紧张到靠不停吃东西来填补恐慌,心理防线每天都在经历着“折磨”和“考验”,其他选手的成长和进步,不断加大着她的心理压力,那段时间拼了命的啃书、看视频、练解说、寻求导师意见,一步一个脚印地,从数千人中走到128强,走到80强,走到36强……

比赛的关键节点,在该不该展现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上她陷入了纠结,不敢完全放开自己,作为一个综艺来的人在央视这个传统媒体上束手束脚,没有拿出最真实的“麦氏风格”,这种遗憾是掩盖不住的,但是满足也是实打实的。

离开了《一起说奥运》的舞台,麦孜燕成为平昌冬奥会纪录片幕后制作团队中的一员。在这里,她看到了更大的世界,接触到了常人很难触及的领域,收获了不一样的经历。

人和人第一次见面就有刻板印象,只能随着了解的深入慢慢改变。人和事也一样,实习之后、比赛之后,她才发现体育圈是一个真实而又包容的圈子,体育圈的人很糙、很直、很舒服。她喜欢这种直接和简单,也希望能做真实而又轻松的自己。因为这次非凡的体验,曾经设想过的出国留学改变成了去央视工作,一切就是这样,既偶然又必然。

参加了很多节目,身上被贴上了很多标签,但哪一个是真实的她呢?正在经历成长打磨和岁月洗礼的她未来更愿意沉淀下来去学习去丰富自己。蛰伏是为了成长,等哪一天自己足够强大了,可以不用拿出“我麦孜燕最漂亮,最开心”这种言语去掩饰内心的没底和害怕,可以用作品用实力说话,可以自信无畏地告诉全世界自己就是那个无与伦比的麦!孜!燕!

采访后话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采访的那天下午,麦孜燕穿着一身简单休闲的格子衬衫坐在我们对面,刚染的紫色发色已经掉的差不多了,一开始对话还有些拘谨,聊开后“high”到停不下来,“I’m a star,I’m famous,I’m beautiful!yeah!you know?”一伸胳膊伏在桌子上,妖娆甩头望向你电眼扑闪。“麦式小剧场”开场咯,金句一句接一句,rap、段子、押韵张口即来,坐在对面的我们瞪大了眼睛,静静看着她美,静静看着她扭成一朵花!

聊了很多之后会发现,麦孜燕有些“精分”,又有些“百变”,仅从节目上的表现去了解她,可能会有点可惜。大家都能看到的“欢脱不羁”是她的天性,但有时也是她用来掩饰内心慌乱没底的“铠甲”。受到肯定和认可时的她会自信张扬,努力没有回馈遭受质疑时,她会难过害怕……

不过,So What!不管别人认可与否,她已经与“平庸”二字相行渐远,“大学的时候没有想过录《奇葩说》,录《奇葩说》的时候没有想过去央视”,春风得意马蹄疾,香飘十里大盘鸡,关于她的未来,还有太多种可能!

撰稿 | 皮皮卢 新闻传播学院2015级本科生

马睿婷 新闻传播学院2016级本科生

图片 | 来自麦孜燕

责编 | 罗淇文

美编 | 罗昊

兰叶孤丹6c:麦孜燕不像一个南大的学生更是一名任性话唠的儿童,所以说话毫无主流站位

出迎戎02H:很幽默,很可爱,加油[赞同][赞同][鲜花][鲜花]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