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客户端新华社客户端  2021-09-11 20:44 每日新闻最新消息 隐藏边栏  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原标题:在美国,“9·11”创伤仍未痊愈

参考消息网9月10日报道(文/兴越 刘亚南)   

刚刚经受飓风“艾达”席卷的纽约市,迎来了初秋明朗的阳光和湛蓝的天空。20年前,同样的蓝天下却弥漫着硝烟和眼泪。“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距今已经20年,触目的血迹已经淡去,新的摩天大厦在瓦砾中拔地而起,但它给纽约市乃至整个美国造成的创伤却并未痊愈。

游客在遗址缅怀遇难者

20年过去,袭击中严重受损却坚强存活的“幸存者树”伫立在世贸中心双子塔遗址“9·11”纪念广场西南侧,如今已枝繁叶茂,重建的1、3、4、7号大楼也已拔地而起,融入这片摩登都市的钢铁森林。但“归零地”即双子塔遗址的两个黑色深坑如同空洞的眼眶,池中汩汩流水声掩盖住城市的喧嚣,似乎在为逝去的生命悲泣。

水池四周的青铜板刻着2900多名罹难者的姓名,上面插着美国国旗和人们献上的鲜花,不少游客静静地靠在池边,既有纽约当地人,也有来自外州甚至英国、以色列、罗马尼亚等外国的游客,他们默默地注视着流水和铜板上密密排列的姓名,不时拍照留念。纪念广场上,安保人员来回巡视,街角处停放着两辆纽约市警察局的巡逻车。

已经进入退休生活的丹尼尔7日早上与远道而来的朋友一起来到纪念广场表达敬意。提起当年,他说,事发当天也是星期二,天气也像今天一样好,他当时在纽约市布朗克斯的一个卡车公司工作,飞机从头顶飞过的声音至今还记忆犹新。

丹尼尔把记者带到“归零地”南倒影池的一角,他指着铜板上一个遇难者的名字曼努埃尔·莫伊察说:“这是我的好朋友,他是一个消防员,当天死于世贸大楼的高空坠物。”莫伊察去世的时候才30多岁,而他的叔叔同样是消防员,当天也在恐怖袭击现场殉职。

从路易斯安那州到纽约度假的玛丽·奥尔雷德今年32岁,袭击发生时,她正在上7年级的美国历史课。奥尔雷德说,她的很多朋友们并不知道被袭击的“双子座”是什么,而自己曾在1999年到纽约旅行时参观过世贸大楼。谈到当时的感受,她说:“我知道就是那幢大楼被袭击了,但直到第二架飞机撞击大楼以及第三架飞机撞向五角大楼时,才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随后的一整天都在恐惧和不安中度过。”

今年17岁的弗朗西丝卡·内马蒂就读于世贸中心几个街区外的高中,事件发生时她还没有出生。内马蒂告诉记者,关于“9·11”事件,她的很多信息来自于自己的母亲。袭击发生时内马蒂的母亲身处纽约下城,当时道路封锁,手机没有信号,无法回家。“她失去很多朋友,所以不太愿意谈起这件事。”每年9月11日前后,学校里会举行默哀仪式,老师会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多么悲惨的事件,当时发生了什么,但是相关讨论并没有那么多。

美国人生活和心态被改变

“9·11”事件造成了数十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损失,以及数百亿的后续处理开销,并重创美国股市,对美国经济发展造成了严重破坏。在政治上,直接促成美国成立国土安全部,通过《美国爱国者法案》,并促使打击恐怖主义也成为美国乃至西方社会的优先事项。对美国普通民众来说,他们的生活和心态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丹尼尔表示,美国在这一恐怖袭击发生后创设了非常大的安全机构,每个人都因此而改变,包括人们的想法和做事的方式,“9·11”事件对美国经济也带来糟糕的影响。

安检的程度和以前完全不同了。奥尔雷德说,她甚至已经不记得之前的航空旅行安检是什么样了,恐袭发生后,尤其在纽约这个城市,人们进入大楼和相关场所携带的东西受到了更多关注和检查。内马蒂说,“9·11”之后,人们开始对恐怖主义等外部威胁有了更多意识,并且认为这些是维护国家安全和强大的优先项。

美国应反思“根本性错误”

“9·11”事件发生几个星期后,美国于2001年10月7日以反恐之名发动阿富汗战争,对“基地”组织和塔利班进行了报复性打击。而就在事件20周年纪念日的前两周,拜登政府完成撤军并宣布结束了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一切看似回到原点,但阿国内局势的骤变,美方混乱的撤离,以及13名美军在8月26日喀布尔恐袭中身亡,使拜登政府饱受国内舆论和美国盟友的批评。皮尤研究中心8月31日公布的民调显示,近七成美国民众认为美国未能在阿富汗实现目标。

此前,一些学者分析认为,美国在阿富汗的行动失败,其深层次的原因是错误地认为通过军事干预可以促进有效治理。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和历史荣休教授安德鲁·巴切维奇表示,美国真正的失败在于美方官员反复谎称美国在阿富汗建立一个有效的政府和军队取得进展。美国智库昆西负责任治国研究会研究员亚当·韦恩斯坦表示,军事干预后的混乱和撤军后的混乱都源于同一个根本性错误,美国认为可以利用军力来实现被占领国的社会和政治的永久性变革。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