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网财新网  2021-08-26 04:41 每日新闻最新消息 隐藏边栏  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美国官员还说,做出这一决定是为了便于美国能够更好地处理“当今存在的全球威胁”,而不是“20年前的全球威胁”

图为2014年10月27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乘机撤离阿富汗赫尔曼德省。图/人民视觉

本文原载于财新网,发表日期为2021年4月14日

【财新网】(实习记者 陆可嘉)4月13日,美国白宫高级官员在吹风会上表示,美国总统拜登计划在4月14日宣布,将在2021年9月11日前,从阿富汗撤离全部美国驻军。这一时间节点,意在象征自2001年9月11日美国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遭恐怖分子袭击的“911事件”以来,美国以入侵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为起点的长达20年的“反恐战争”落幕。

不过,拜登将“911事件”20周年设做撤军最后期限的决定,也意味着,本来由特朗普政府与阿富汗塔利班组织签署的协议中做出的“将在2021年5月1日前从阿富汗全面撤军”的承诺,将被推迟逾4个月执行——在5月1日的原定期限到来时,美国将继续在阿富汗保留约3千名驻守官兵。

白宫高级官员在吹风会上称,“拜登总统已经做出了决定,将在明天宣布,推动美国利益的最佳途径就是在‘911事件’20周年后结束阿富汗战争”。

这名官员还说,做出这一决定是为了便于美国能够更好地处理“当今存在的全球威胁”,而不是“20年前的全球威胁”。

“我们认为,目前从阿富汗蔓延到美国的威胁,已达到了美国不用通过在该国保留自己的军事力量,亦不必与塔利班组织对抗,即可解决的水平。”这名官员表示,美国政府长期以来都知道,军事力量不能解决阿富汗的内部政治挑战和冲突,因此美国必须终止自己的军事行动,并且“集中精力通过外交手段支持目前正在阿富汗地区进行的和平进程”。

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亦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证实了上述官员的说法。她称拜登将会在4月14日就驻阿美军撤军计划发表讲话。“拜登总统一直认为,阿富汗问题不存在军事意义上的解决方法,而且我们已经在那里呆得太久了。”

2001年9月11日,位于美国纽约的世界贸易中心及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遭遇恐怖袭击。两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民航客机分别撞向世贸中心一号楼和二号楼(双子塔),致使两栋建筑物相继倒塌;同一时间,另一架被劫持的客机撞向五角大楼,造成五角大楼局部结构损坏并坍塌。

这起造成了近3千人死亡的恐怖袭击事件,引起了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广泛震动。尽管美国政府认定总部设于阿富汗的“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为袭击事件幕后主谋,但当时统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声称该恐怖事件与本·拉登无关,并拒绝向美国政府引渡本·拉登。

2001年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宣布对塔利班政权发动“反恐战争”,以推翻塔利班政权、歼灭藏匿在阿富汗境内的“基地组织”恐怖分子为目标。自此,历时长达20年的美国对阿富汗战争爆发。

2009年1月小布什在阿富汗战争的争议中卸任后,包括奥巴马、特朗普和拜登在内的历届美国总统,都曾在竞选和就职期间,做出过美国因深陷阿富汗战争泥沼付出了过大代价、应尽早从这一“无止尽的战役”中脱身的表态。

2009年12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为了结束这场旷日持久、耗资不斐的战役,宣布在6个月内向阿富汗增兵3万人,并于2011年5月1日宣布击毙“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

随后,美军主力逐步开始从阿富汗战场撤出,美国对阿富汗战场的经营,进入以保护和扶植民选政权、维护地区和平为主要目标的第二阶段。

然而,由于2001年被美军和北约联手推翻的塔利班势力,仍在阿富汗广大偏远地区进行游击活动。此外,包括塔利班、基地组织、“伊斯兰国”余党等不同势力,仍在阿富汗境内不时发动恐怖袭击。因此美军在2015年撤出主要部队后,仍在阿富汗保留了约2万兵力。

当地时间2010年2月21日,阿富汗Langarhar,美国海军陆战队成员在清理简易爆炸装置。图/人民视觉

在阿富汗战争持续逾18载后,2020年2月29日,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终与塔利班达成协议,承诺驻阿美军及驻阿的北约联军士兵将在2021年5月1日前完成撤离。但美军完全撤出的前提是,塔利班组织需履行承诺——即在美军开始撤离后,不允许如“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将阿富汗作为袭击美国及其盟友的基地。

2020年11月17日,美国时任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米勒(Christopher Miller)突然宣布,按照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命令,到2021年1月15日——即距特朗普任期结束不到5日的特殊时间点前,美国将对驻扎在阿富汗的美军规模进行一半左右的削减,从逾4500人缩至约2500人。驻阿富汗联军人数则约7000人,主要为北约军队。

特朗普在卸任前做出的这一重大外交政策调整,也被指出台得过于仓促、不符合驻军当地的实际局势,因而引发了美国国会两党人士及北约盟友方面的担忧。

阿富汗战争是美国卷入时间最长的战争,迄今已有约2300名美国士兵、约1000名联邦士兵阵亡,超过3.8万当地平民丧生。战争直接耗资逾9000亿美元,间接支出或高达2万亿美元。尽管美军在该战役中损失惨重,并且未能达到发动战争时制定的部分战略目标,但长期以来,围绕美国是否应当从阿富汗撤军的争论却始终未见停歇。

在白宫公布将在今年9月11日前撤军的消息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随即表示,“从阿富汗仓促撤出美国驻军是个严重错误(grave mistake)”。他表示,恐怖分子“不会仅仅因为我们的政客已经厌倦了与他们作战就离开美国”,而总统拜登需要向美国人民解释,“抛弃盟友、放弃抵抗”如何能让美国变得更安全。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共和党首席成员英霍夫(Jim Inhofe)表示,这是一个“鲁莽和危险的决定”,参议员格雷厄姆甚至做出强硬表态,认为全面撤离阿富汗的决定“跟魔鬼一样危险”,“拜登总统实际上是取缔了防范另一次‘911事件’的一项保险政策”。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除了为美国带来潜在威胁外,美国这一撤军举动,也将危及阿富汗人民的生存环境,令该国的公民社会、妇女权益迅速倒退,恐为阿富汗和平、民主进程带来极大阻碍。还有舆论担忧,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军撤离阿富汗后,获国际社会承认的阿富汗民选政府,或将难以阻遏塔利班势力的进攻。

曾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外部顾问委员会成员的欧汉龙(Michael O’ Hanlon)警告称,阿富汗“可能会变成像叙利亚一样的国家,由多个竞争地区拼凑而成”,“该国家的部分地区会彻底陷入混乱,沦为恐怖分子的据点”。

此外,美军撤离阿富汗的决定,也将令与美国联合作战的北约其他国家的驻阿部队感到不安。由于北约其他国家的驻军,主要依靠美军提供后勤保障,一旦美军完全撤出,届时北约其他驻军也将不得不与美军同步撤离。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2020年11月17日罕见发出警告称,仓促从阿富汗撤军,可能令国际恐怖分子在阿富汗进一步壮大势力,并以阿富汗为基地发动针对北约盟国目标的袭击,使阿富汗再次成为“国际恐怖分子的平台”。

当被问及将特朗普所设定的5月1日的撤军期限延后4个月,是否为了帮助北约盟友撤出?白宫高级官员在吹风会上做出了肯定的答复:“对于这个问题,答案是:是的。”其在会上表示,美国“已经与北约盟国和作战伙伴讨论了缩编事宜,在进行撤军操作时将与盟友保持同步”,将基于“共同进退”的原则执行撤军,但不会超过9月11日的既定时限。

官员还提到,美军在9月11日撤出阿富汗将“不基于特定条件”。

他指出,拜登认为,“基于特定条件”的撤军,是美国过去20年未能从阿富汗脱身的原因。“拜登已经做出判断:设定撤军条件的做法,很可能就会导致美军永远留在阿富汗,过去20年就是前车之鉴。”

此外,这名官员还表示美国应将重振国内经济、解决国内种族争端、应对新冠病毒和气候变化等挑战列为优先事项。

在被问及美方是否会在撤军后,仍保留部分军事人员的问题时,该官员称,美方留在阿富汗的军事力量将是为保护外交人员的安全,以确保美国驻阿人员能完成重要和持久的工作。

《华盛顿邮报》曾于2019年12月9日独家发布了一份联邦调查阿富汗战争的机密档案。

这份档案来自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SIGAR)办公室,这些机密档案的形成过程中,访问了将军、外交官、救援人员和阿富汗官员在内的600多位战争亲历者。

报告揭示,在耗时18年的战斗中,美国高级官员在重建阿富汗的问题上犯下很多错误。美国为战后阿富汗设计的政治路线并没有奏效;经济政策也并不符合当地发展实情。报告称,美国在当地进行的援助项目浪费了大量的金钱,且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

报告显示,自2001年以来,美国共拨款1330亿美元用于阿富汗的重建、援助计划和训练阿富汗自身的安全部队。经考虑通胀因素调整后,美国对阿富汗的拨款数额,已比二战后美国对西欧实行“马歇尔计划”的拨款还要多。

但在接受“经验教训”项目采访时,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经济学家、研究阿富汗公共部门的专家迈克尔·卡伦(Michael Callen)称:18年来,美国政府反复犯下一系列错误,包括随意制定计划、采取具有误导性的政策、实行官僚主义作风。他说,“在制定政策时,美方态度傲慢,缺乏耐心,无知并且认为钱能解决所有问题。这些错误,都削弱了美国重建阿富汗的总体战略的实施效果。”

一些受访者称,美国没有为阿富汗带来稳定与和平,相反地,却建立了一个腐败、功能失调,需要依靠美国军事力量支持才能维持统治的政府。

这些官员预测,如果这样的政府继续在阿富汗执政,那么未来几十年间,美国每年还需要对其进行数十亿美元的援助。

一些受访者称,美国一厢情愿地试图在仍旧拥有传统部落政治的阿富汗社会,实行并不适合当地实情的民选中央政府制度和利伯维尔场经济。这样的策略得到阿富汗政府的反对。

2002年─2003年担任战后首任美国驻阿富汗大使的芬恩(Robert Finn)说,“这些人(阿富汗官员)曾经接受的是苏联式的教育。阿富汗人普遍担心的是,如果允许阿富汗发展资本主义,私营公司就会进入并牟利。”

2008年,随着美国在阿富汗过度开销的报道不断出现,美国国会成立了SIGAR办公室来追踪美国用在阿富汗重建上的资金。自此以后,SIGAR办公室进行了1000多次审计和调查,揭露了存在浪费的项目。该机构称,美国在阿富汗的重建投入上本可以节省20亿美元的资金。

调查的受访者称,国会和白宫对这个贫穷国家投入了大量资金,甚至远远超过其可以吸收资金的能力,这反倒让当地的情况变得更糟。

美国国际开发署前官员戴维·马斯登(David Marsden)在接受采访时说,“大量人员和金钱涌入阿富汗。就像是往漏斗中倒了很多水;如果倒水的速度太快,水就会溢出漏斗流到地面上。我们当时倒的水可以说都淹没了地面。”

曾在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任职的退役海豹突击队队员杰弗里·埃格斯(Jeffrey Eggers)说,此类项目未能实现美国的目标,即让阿富汗恢复和平与稳定,美国军事官员做了超出他们能力范围的事情。

另一方面,在4月13日美方公布撤军时间之前,土耳其、卡塔尔和联合国宣布,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将定于4月24日至5月4日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举行。土耳其政府表示,阿富汗的喀布尔政府和塔利班都将派代表参与会议。

但塔利班驻卡塔尔首都多哈政治办事处发言人却发表声明称,“除非所有外国驻军完全撤离阿富汗”,否则塔利班“不会参加任何想要就阿富汗事务做决定的会议”。此前在3月19日,塔利班曾警告美国,不要违反在5月1日前从阿富汗撤军的承诺,否则塔利班方面将作出反应。

对此,白宫官员明确表示,塔利班若在美军撤出过程中向美军发动袭击,将招致美方的“有力回应”。

3月30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以视频致辞方式,出席了阿富汗问题伊斯坦布尔进程第九次外长会。

王毅强调,当前阿富汗和平和解进程正处于重要关口,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面临难得历史机遇。新形势下,国际社会在促进阿富汗实现和平、促进发展、凝聚共识方面应发挥更重要作用。

王毅提出三点建议和期待:一要维护阿富汗和谈和解势头;二要增强阿富汗重建发展动力;三要坚持涉阿富汗反恐合作大方向。

王毅表示,中方将尽己所能,继续做阿富汗和平和解进程的支持者、斡旋者和便利提供者,同伊斯坦布尔进程各方及国际社会齐心协力,共同支持和帮助阿富汗早日实现和平与发展,迎来更加美好的未来。(完)

更多报道详见财新网专题报道:阿富汗关键时刻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财新传媒】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时间并不存在:20年后中国成美国眼中钉,这个全球威胁的暗指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