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比比甄比比  2021-08-25 22:36 每日新闻最新消息 隐藏边栏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大家好,我是甄女士。

一个人能对三尺讲台爱到什么程度?

一位92岁的老人说,“我希望,我的最后一口气是在讲台上呼出去,而不是在床。”

他整整坚守讲台40年,就连退休后,他还自掏腰包在家中办起留守儿童之家,每逢双休日给孩子们辅导英语,从不收费。

有一次,他做了白内障手术,左眼手术,他就睁着右眼上课;右眼手术,他就睁着左眼上课。

他说,“我用一只眼上课,一节课没落下”。

这位被称为是留守儿童的“摆渡人”的老人叫叶连平。

他说,教育就像种田,你播下种子它丰收了,用不着你讲,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这位老人出生在1928年,在他年少的时候,叶连平经历了连年的战争和战火下的颠沛流离,为了活命他和父亲逃到了南京,并且获得了一份在美国大使馆当勤杂工的工作,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小小的叶连平居然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英语。

但也正是因为这段经历,让他被怀疑为是“特务”,并且被强令离开南京。

以至于十多年的时间里,叶连平也因为这个身份,他抬不起头甚至有好几次没有勇气活下去。

后来,有好心人介绍他来到安徽省和县长江边一个叫“卜陈”的小村,成了村里“猪倌”。

恰巧,村里的代课老师考上大学走了,他就被乡里的老乡们举荐为临时的代课老师,每个月工资36块钱,到了1978年,他才由代课教师转为正式教师。

而这一年,距离他从南京被“扫地出门”整整过去了23年。

回忆起这些,老人说:“我年富力强的23年浪费了,我得玩命找补回来。”

“这里的农民收留了我,到任何时候,我都忘不了这份情谊。”

叶连平在正式教师岗位上干了12年后,就退休了,但他从没有想过离开讲台。

他想到一个办法,如果学校有老师请假上不了课,他就主动跑去代课,后来,如果县里哪所学校缺少老师,他就跑哪所学校去上课,有的时候几个月,有的时候一代就是几年。

后来,他发现村里的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赚钱了,而留下的孩子们则整天去爬树掏鸟,去省道边上探险打闹,有的孩子即便在家学习但爷爷奶奶根本没办法解答孩子们学习上的问题。

这些情况让叶连平很着急,他不忍心看着孩子们被耽误。

他想到了一个办法:把自己家30多平方米的房间收拾出来,开设英语课堂,义务给孩子们补习英语。

这个“留守儿童之家”一成立,就受到了孩子们的欢迎,有的孩子一放学就往叶连平家里跑,最多的时候,小小的屋子里一共来了六七十个孩子。

在留守儿童之家,孩子们的每一个学习问题,叶连平都会给耐心的解答。

叶连平不仅所有的补习全部免费,甚至这些年来他还掏了30万块钱。

因为教学用的书本、用具都是他拿自己的退休金买的,有的孩子距离叶连平的家比较远,来回学习不方便,他就索性让孩子们住在家里,免费包吃包住。

这么多年,叶连平免费提供吃住的孩子超过了100名。

有时候,孩子家长实在过意不去,就送钱或物到叶连平家,但都被他坚决拒绝了。他的理由是:“我一个月有3000多元退休金,不缺钱花,而且我吃什么就让孩子吃什么,并没有特意准备菜。”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为了买到又便宜又好的菜,他有时会骑车到20公里外的镇上去买。

曾经有个孩子在叶连平家住了好多年,直到上高中。

考上大学那年,因为父母都在外面打工,叶连平就陪孩子一起去大学报到,送完孩子后,因为没有车了,他也不舍得钱住旅店,就直接在大桥洞下猫了一夜。

为了省点钱,叶连平自己什么苦都肯吃。

他有一件60年前的棉袄,已经打了多处补丁,却至今还在穿。

他说,“我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吃零食。到外边买书,我自己带着干粮和火腿肠,一碗阳春面、一瓶矿泉水我都不买。”

但就是这样对自己苛刻的老人,对学生来却总是大手笔。

一位在南京理工大学读书的学生,考上了研究生。因为家中困难,学费以及学习必要的笔记本电脑无力购买。叶连平一次给了他一万元。

到了2012年,他拿出2万块钱的积蓄在社会各方的支持下立了叶连平奖学金基金。

直到今天,奖学金共发放奖学金138400元,奖励资助留守儿童177名。

叶连平的学生们说,遇到叶老师是人生中最幸运的事情。

这么多年,他坚持早上8点就坐在教室里,低着头逐字逐句批改学生们的作业。

孩子们的作业本上满是红彤彤一片,有的时候叶连平不仅仅批改作业本身的错误,还会在上面写上“你用作业本太浪费,而且还有损坏”这种温馨提示。

不仅如此,他还把每个学生每个单元的学习成绩都记录在纸上,不及格的都用红笔记录。

叶连平担心村里的孩子眼界小,他就带孩子们出门参观科技馆、安徽名人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还自掏腰包组织留守儿童开展夏令营活动。

他说,“必须走出课堂,通过直观教育弥补课堂教育的不足。”

“让学生亲眼看看,比上课讲多少遍印象都要深刻!”

2014年的时候,叶连平在一次家访中被电瓶车撞倒,他怕耽误孩子们上课就一直没有去看,因为腰疼他站着讲课就变得十分吃力,所以曾经坚持上课不坐、不喝水的叶连平,不好意思的跟孩子们道歉,他不得不坐下来讲课了。

有一天半夜,他一不小心摔倒了,昏迷不醒。

被送去医院后,确定为是脑出血加脑膜炎。

叶连平做完手术后,医生说一定要再住一个月的医院,但叶连平只住了4天。

他急着回去上课,出院时,叶连平的头上还缠着纱布,伤口缝合线还没拆,根本不能走路。

看到老师这样,学生们哭了,但叶连平却很高兴,他对孩子们说:“你看,我不是回来了嘛。”

出院后,叶连平更不敢浪费时间了,他把自己的时间精打细算:周末两天上课,周一、周二改作业,周三印讲义、上书法课,周四、周五备课、家访。

他自己对这份时间表很满意,但身边人都不干了。

怕这样年轻人都吃不消的工作强度对于他来说太大了。

但叶连平却笑着说:“我再不干恐怕没时间了。”

“我希望我最后的一口气是在讲台上呼出去的,而不是在床上。我现在的口号就是那十六个字:生命不息,战斗不止,鞠躬尽瘁,死而不已。”

就是这样跟时间赛跑的老人,却有不少人骂他是“老二百五”。

记者问:您干的是好事,怎么会有人骂您呢?

叶连平说:“骂我的人太多了,因为我们跟他们抢生意,其他人办补习班收费,我不收费。他们用我们当地的土话骂我,用普通话来说就是“老二百五”。我管它二百五也好三百六也好,他们讲他们的,我不理他们。”

如今,这个92岁的老人依旧坚守在三尺讲台上,改变着小山村中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们。

叶连平说,自己已安排好了身后事。百年之后,他会把积蓄捐给叶连平奖学金基金,把遗体捐献给医学院,供学生学习解剖。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叶老师,辛苦了。

白云飞飞2010:泪目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