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她推她  2021-08-19 22:54 每日新闻最新消息 隐藏边栏  8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2021年8月15日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阿富汗末代国王的孙女、埃及末代国王的儿媳诺埃尔·查希尔·沙赫对她祖先土地上的政权更迭发声。

诺埃尔·沙赫公主为那些一贫如洗、生活在恐惧中的阿富汗人民提供了她的支持。

40岁的诺埃尔·沙赫公主说:“感谢你们所有人,感谢你们传递出无限的爱支持,哪怕是恐惧。”

诺埃尔·沙赫公主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写道:“我们震惊了,心碎了,我们必须融入到新建的阿富汗中。”

“我的心为无数无辜的阿富汗人而流血,他们再次无家可归、绝望无助。”

公主要求她的亲属和支持者“继续为那些不能离开的无辜家庭和那些勇敢地选择站在一起的人祈祷。我们将苏醒,阿富汗的灵魂是永恒的……”。

诺埃尔·扎赫尔公主和她的丈夫赛义德王子一起,向阿富汗人发出了支持的信息。但这样的动动嘴皮子的支持,除了在社交平台上冒个泡,蹭一下塔利班的热度,显示一下她的存在感之外,又能起来什么作用呢?

沙赫公主是阿富汗历史上最后一位国王8个孩子中的第7个孩子达乌德·普什图亚·汗王子王的女儿。

她的祖父是阿富汗末代国王穆罕默德·查希尔·沙赫,于2007年去世,享年92岁。

查希尔从1933年继承王位开始,统治了阿富汗近40年。直到1973年,他在访问意大利期间,被他的堂弟兼总理罢黜,阿富汗成为共和国。

查希尔国王的后代子孙大都生活在意大利罗马,诺埃尔·扎赫尔公主虽然是一名女性,却是家族中比较活跃和享有声誉的代表。

有一个原因是她嫁给了另一个末代国王的儿子——埃及王储穆罕默德·阿里(赛义德王子)。

两位王室后裔——前埃及国王的儿子与前阿富汗国王的孙女于2013年结婚。他们是一对可爱双胞胎的父母,福阿德·扎尔王子和法拉·努尔公主出生于2017年。

埃及赛义德王子1979年出生于开罗,是福阿德二世的长子。说起来这位埃及末代国王福阿德,别看名字里又是福又是德的,其实是个苦命的孩子。

1952年1月他刚刚出生的时候,埃及王室已经摇摇欲坠,福阿德的父亲、时任埃及国王法鲁克一世见势不好,将王位传给了仅仅6个月大的儿子,自己跑到国外流亡了。

还是一名小婴儿的福阿德还没有学会说话,也没法拒绝,就成了一名襁褓中的国王。短短几个月之后就被革命的埃及人民罢黜了,被带到法国长大。但好歹也是顶了一个埃及末代国王的名号,在历史上留下了痕迹。

这些曾经的王室,非常注重自家的身份和血统,一直以国王后代为荣,对外都是宣称自己是某某王国的继承人。

就好比这位赛义德王子王子,如果埃及还是王国的话,他确实是名正言顺的王储。他现在居住在巴黎,从事房地产工作。

诺埃尔·沙赫公主1980年出生于罗马,毕业于一所法国著名大学,后来在伦敦韦伯斯特大学学习珠宝设计专业。

埃及王子和阿富汗公主,在一场列支敦士登王室婚礼上邂逅,从此开始了人生的浪漫之旅。

他们的婚礼于2013年8月30日举行。当诺尔公主穿着一件象牙色飘逸的婚纱走下宫殿的台阶时,看上去容光焕发,婚纱上覆盖着复杂的蕾丝和珠饰。

她戴着一顶精致的皇冠,配上闪闪发光的钻石首饰和薄纱面纱,使她的王室气质趋于完美。

新娘和新郎都来自没落的王室家族,也算得上门当户对了。

塔利班闪电般的占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完成对整个国家的控制后,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阿富汗因其地理位置,成为大国博弈下的牺牲品,已经不是十年八年的事情了,

诺埃尔·沙赫公主的祖父、阿富汗的最后一任国王查希尔,虽然当年被罢黜并流亡海外,但因为名声向来不错,也曾被多方势力利用。

2002年4月18日,87岁的查希尔在第一次塔利班的统治垮台四个月后,返回阿富汗,他受到阿富汗人的广泛欢迎,所有民族都喜欢他。

甚至有人提议在阿富汗恢复君主制,并拥护他再次登上阿富汗王位。很显然,美国不会答应。

他公开表态:“如果人民要求我这样做,我将承担国家元首的责任,但我无意恢复君主制。我不在乎国王的头衔,人们叫我国父,我更喜欢这个名字。”

为了褒奖他顾全大局的态度,他被美国支持的当选阿富汗政府授予“阿富汗之父”的荣誉。

阿富汗时局的一举一动仍牵动着很多人的心,自从1973年阿富汗王国消失以来,在将近50年的时光里,这个中东国家一直深陷于泥沼,战争不断。

但阿富汗依然顽强地站在那里,它曾经间接地拖垮了前苏联,现如今让美国走得很难看,而塔利班时隔20年之后,再次掌控了这片土地。

这片土地上生活着的人们,一代又一代,在磨难中生活着,相信那位在欧洲富足环境中生长的阿富汗公主,早已代表不了任何一个阿富汗人民。

人未行心已远2:沙赫“Shah”本身就是波斯语“国王”。就像一个英国人叫King

飘啦飘来飘飘来飘去:汽车汽油发动机工作原理:发动机是将化学能转化为机械能的机器,它的转化过程实际上就是工作循环的过程,简单来说就是是通过燃烧气缸内的燃料,产生动能,驱动...全文

华夏东风永常在:继续为那些不能离开的无辜家庭和那些勇敢地选择站在一起的人祈祷。[捂脸][捂脸][捂脸]阿富汗人需要钱,需要食物,需要住房,需要工作。祈祷有什么用

独唑天边:这两人还挺般配,都是末代国王的后人[呲牙][呲牙]

雪风之夜:走的时候带走了4箱美金吗?

牧云大使:吸血鬼寄生虫

江南客者:没和人民站在一起就别说话了

你是我的大眼睛:末代国王,还孙女,发出“呐喊”,怪不得“爱新觉罗的后裔”纷纷“黄袍加身”~“招摇过市”。

响箭6:伊朗和阿富汗的共和制、都属于严重的倒退(阿富汗最后一任国王、当时的译名是“查希尔·沙阿”)。

那只等待被驯养的狐狸:她祖父统治那40年是阿富汗过去160年里唯一安稳和平发展的40年,其他时间阿富汗都很动荡,这国家真的很惨,世俗的国王还被政变推翻了

blumchen:她为自己的国家做过什么贡献呢?

神龙见屁股不见头:像阿富汗这种国家应该恢复君主制

知足常乐8598771596837:都一样

特约批评家:富人的孩子哭啥?这是好事

183390620666: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遭罪的阿富汗人民

自在自由29231826:群魔乱舞

用户98761709178:前国王对阿富汗人民好吗?

用户53541153122:苦了老百姓

用户5557612994879:都是流亡王室

用户8177919245050:血统?我们也是炎黄子孙呢

用户5645728766092:啥也不是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