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月破晓残月破晓  2021-08-17 01:16 每日新闻最新消息 隐藏边栏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事件回顾:

不想说太多的话,但是有几点疑惑不得不提:

一、同事王某文(涉案人)

王某文送周某回酒店时(22:53)周某“醉酒无法确认房间号”,,23:16在酒店前台持周某及自己身份证办理房卡,而此时前台电话联系征得周某同意后办理了房卡。

这里的问题很显然,王某文故意以同事、朋友亦或暧昧关系来说服酒店办了房卡,而酒店也认为“这很常见”。但是,有一个问题,如果周某清醒,那么周某可以自己开门无需另办房卡,周某不清醒,表达的“同意”办理则说不通。

故酒店的“自以为是”助长了王某的胆大妄为。

(23:04分王某文接到电话让查看周,此时王仍在酒店门口,23:08分取消打车订单,23:16分办理房卡。估计这8分钟就是王和前台在纠结办卡。)

很明显,王某文见色起意,趁周某酒醉进行强制猥亵,第三次进房间时(0:13)网购的避孕套已经送到酒店,第四次(0:24~0:26)进房间去取伞仍然没有关注道避孕套的事(避孕套0点已送达酒店前台),直到第二天10时才去取走避孕套。种种迹象表面,周某属于“酒后乱性”临时起意,而后可能也很慌张,当晚完全忘了避孕套的事,走了以后才想起来,第二天取走后销赃灭迹。以为周完全不知,自己偷了个便宜,结果第二天就被周某报案了。。。

二、超市张总

张某第一次是在宴请期间,陈某去呕吐时进行的强制猥亵(21:29),既然之后都能返回继续到22时许结束宴请,这事怎么说呢?周某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捅出这事?或许碍于情面,宴席中可能有领导或其他人,自己又觉得为这一单已经熬了几个月忍忍算了~~~

第二天早上7:14周某与张某联系并告知房间号,说明周已经完全清醒,而张某带避孕套就不好说了,可能是自己有万一“能搞”的侥幸心理,也可能是周某暗示,这就不好说了。而7:59张某敲门进入,知道9:35离开,一个半小时里进行了强制猥亵,这么长时间除了猥亵,还干了什么?应该是“谈判”吧~~当然,也很可能周某认为夜里是周某对其进行了猥亵,最后发现不是,然后报了案……

三、报案时间

第一次报案已经说了,很可能是怀疑夜里酒醉时被别人搞了(而且很清楚不是张某),所以报案。

而第二次报案,则不同,报案内容中的两次“强制猥亵”,第一次是意识清醒、酒醉呕吐之时,第二次是次日清醒之时的事,为什么拖了一个星期才报案?这个问题就有点复杂了。

不妨假设下:几个月的时间双方由于工作互生暧昧(或者为了促成生意假戏真做),但是没有捅破最后的窗户纸,这次本来“相安无事”,却被王某文搅和了(然而促成了第二次强制猥亵)。本来两人可以当做没发生过,然而,由于对王某文的调查,可能又使周某感觉自己和张某的事情要暴露,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把张某的作为也报了警……

综上,三个人,都不是啥!好!鸟!!!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